第255章 神挡杀神,鬼挡杀鬼(2/2)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章

东脸上逡巡,“我送你四句话。”

    “哪四句话?”罗玲就笑道,她甚至动了心思,从秦湾回来后,她自己单独找找老头,算算婚姻,她一个工人之家的孩子,嫁入高干家庭,心里总没有底气。

    老头却沉吟了,他依次看向鲁旭光、孟光松、赵牡丹等人,就在赵牡丹忍不住想“拆穿”他时,他才说出十六个字——

    “神当杀神,鬼挡杀鬼,一马平川,势若蛟龙。”

    这十六个字说得,字字珠玑,字字千钧。

    “但愿吧。”秦东一笑,“感谢了,既然是好话,我们就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还有,”老头也不知道是收了五块钱心里不落忍,还是话兴渐起,“你这个人,是天生的将星,手握千军万马,麾下何止百万,手底下将星如云,将来可以指挥十几万人作战。”

    “这你又瞎扯了吧,”钟小勇不服气了,“东哥又不是军人,哪来的十几万人?”

    “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老头很得意,“不出十年,老夫的话必会应验。”

    杜小树眼睛眨了眨,看着陈世法、周凤和一行人朝山上走去,他把钟小勇等人也撵走了,过了好大一会儿他才从后面赶上来,也不知知道算命的跟他说了什么,他脸上却是阴晴不定,秦东看向他,他马上把头别了过去。

    ……

    家,永远是温暖的,即使在这个寒风呼号的隆冬时节。

    “爸,我回来了。”

    回到钟家洼,杜小树一路就走出了六亲不认的步伐。用腿顶开大门进得屋里,包还没放下就摸出一张名片递了过来,“爸——”

    杜源狐疑地看着自己的儿子,狐疑地接过名片,名片是昨天现印的,加急的那种。

    可是杜源只看到一团模糊,他看不清楚,“我的老花镜。”杜小树马上找出花镜递给自己的父亲。

    “山海省秦湾市嵘崖啤酒厂云海分区市场一科科长……谁啊这是?”杜源又狐疑地抬起头。

    “我啊。”杜小树用力地指着名片,“我啊,上面写着我的名字。”他真怀疑自己的父亲不认字了。

    “你自己封的?”杜源语气平淡,随手把名片扔到沙发上。

    “我姐夫封的,丁哥是二科科长,孟哥三科科长……论功行赏,”杜小树很得意,一屁股躺在床上,“我有功。”

    “你有什么功,别给你姐夫惹麻烦就行了,”小桔妈拾起名片,不过半秒,她激动起来,“还真是,老头子,还真是科长,你看看,你看看……”

    “刚当上科长就印名片,烧包!”杜源不屑道。

    杜小树很是无趣,他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起来,“爸,你是科长,我也是科长,我们一样。”

    “你这个科长能跟老子这个科长比?”杜源大怒,顺手抄起擀面杖,“没大没小,我揍你……”

    “都是科长,怎么不能比……”杜小树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场面,人在说着已经跑出去了。

    小桔妈又是象以往一样拦住杜源,可是见杜小树失望而去,她就埋怨道,“唉,你这个人啊,孩子想让你高兴,得,你把杜科长打跑了……”

    说着说着,她自己也笑起来,全家几口人,杜源是科长,杜小桔是科长,杜小树也当上了科长。

    “什么杜科长?”杜源嘟囔着,却又拿过名片,仔细地看起来,脸上的笑就渐渐地抑止不住了。

    他郑重地把名片插到相框上,从小到大他就没看见过杜小树的奖状,要不是名片太小,他真想找一个镜框把名片镶起来。

    “你看你,就是嘴硬,”小桔妈感叹地看着老头子,“你啊,白头发又多了,去染染吧……”

    “我不染,”杜源一口回绝,可是目光依然停留在名片上,“我是科长他爹,我不染……”

上一页 返回目录下一章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