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凶宅(求一下票哈)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页

    云松带路,一行人耀武扬威的进入箐口。

    阿二、大笨象等所有人都惊呆了。

    更让他们震惊的是,外面的武士被云松一顿臭骂竟然弯腰鞠躬然后转身跑了!

    店主知道他们是假货,但云松给他的大逼兜太给劲,把他给抽懵了,坐在地上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那时候云松等人已经跑路了。

    走在箐口街道上,田芳嗫嚅道:“道长,刚才您那是什么道理?您怎么买东西不给钱?”

    云松不乐意的说道:“谁说咱们要买东西?咱们本来就是要进箐口,是那个人拦下咱们又是哀求咱们改国籍又是要咱们换衣服,我这不是以为他是要送咱们衣服吗?”

    胡金子说道:“我也是这么以为的,他刚才多热情多有礼貌,动不动就这样咔咔咔……”

    他学着店主的样子往左鞠躬往右鞠躬。

    结果右边有人推着自行车走来,看到他鞠躬也赶紧鞠躬:“库尼奇瓦。”

    胡金子茫然的看向云松问道:“哥,他整啥呢?”

    云松说道:“你别叫我哥,论年纪我叫你伯伯还差不多。”

    胡金子笑道:“哥哎你误会我意思了,你整劈岔了,在俺们那嘎达‘哥’是江湖尊称,啥年纪无所谓,叫一声哥是表示尊敬。”

    大笨象问道:“为什么你从来不叫我为哥?”

    胡金子说道:“我叫你哥那是折煞你了,你本事不行啊,你跟道长这样厉害,我不也得叫你哥吗?”

    大笨象悻悻然:“我身份尊崇不行吗?”

    “你尊崇个屁。”云松哈哈笑。

    大笨象嘀咕道:“我可是个龙裔呢。”

    听到这话田芳猛的抬头看向他。

    云松回头她又立马低头。

    她的反常可躲不过胡金子的眼睛,胡金子问道:“甜妹子,你啥意思?”

    田芳没说话,余平安掏出木枪指着他叫道:“八嘎!八嘎!”

    胡金子见过他这把枪杀鹿人王,被他一瞄准他夺过来就扔掉了。

    余平安歪嘴要哭。

    云松看到路边有地摊卖木制的武器,便拿了一把木太刀给余平安。

    这次他给钱了,毕竟摊主没有鼓吹当太君的好处。

    排教在箐口没有房子,不过他们在里面有熟人,便委托一个叫大桥守信的熟人给他们找一座房子租赁。

    大桥守信也是东瀛人打扮,看到他们便客气鞠躬。

    云松没有回礼。

    祖传的腰太硬。

    大桥守信便皱眉说道:“你们既然要在箐口租房子那必然是要住在这里了,这里是东瀛人的地盘,你们住这里就得守东瀛人的规矩,多学点东瀛人的礼节不吃亏。

    云松往大笨象身上一指说道:“知道这是谁吗?这是东瀛的天国神大人,是太君,太君还能随便鞠躬?”

    大桥守信吃惊的打量大笨象,然后重新客气鞠躬。

    云松本想问问这所谓的天国神大人是什么东西,让大桥守信一弄他不能问了。

    这货显然是个东瀛系舔狗。

    得知大笨象是天国神大人,大桥守信热情起来:“旅居沪都的东瀛人越来越多,所以箐口的房屋很紧张,不过既然有天国神大人在此,那肯定有房子住。”

    “只是箐口是老城区,这里没有新弄堂,只有石库门,诸位住石库门可否?”

    云松皱眉道:“让我们的天国神大人住石门?”

    阿二笑道:“哈哈,道长你误会了,石库门是沪都最有代表性的民居建筑,房间多、空间小,但有天井也能有小花园,其实还挺好的。”

    云松点头道:“那带我们去看看。”

    大桥守信很殷勤的带路,路上又鞠躬又点头,嘘寒问暖,对大笨象热情的跟见了亲爹的日狗一样。

    没走出多远就到了目的地,一座五开间的大楼房。

    这楼房最引人注目的是两扇厚实的黑漆大门,门上有敲门用的门环,很是考究,竟然是实心的铜环,下面衬着铜板,敲一敲声音响亮而清脆。

    大门上面还有高墙,基本上与二楼的窗户下沿一样高,大桥守信给他们介绍,手这是为了方便住户用长竹杆晾晒衣服被褥。

    房子里有老人在看护,他闻声来开门,云松走进大门看到了天井,大桥守信殷勤的介绍道:“相对天国神大人的体魄,这天井有点小,不过凑活着也足够活动了。”

    “哦,天国神大人乃是天潢贵胄,需要陶冶情操,那你们可以在天井里砌个花坛或小水池什么的,种种花、养养鱼。”

    走过天井对着大门的是客厅,阿二说这叫“客堂间”。

    此外有左厢房、右厢房、前厢房、后厢房,这房间数量倒是多。

    在客厅后面还有个楼梯间,它可以通向二楼。

    楼梯间的后面是厨房,它有扇门通到屋后的弄堂,即后门。

    沿着楼梯往上走还有亭子间,二楼房间也多,且通风性好、采光好。

    朝北的方向还有个大平台,这叫做晒台,可以晾晒衣服,也可以在夏天乘凉。

    云松看后对这房子还挺满意的,箐口的东瀛人确实多,什么地方都跟闹市似的。

    这种石库门是高墙深院,四周一圈墙壁把房子与外界给隔开了,闹中取静,而且隐秘。

    于是云松就租下了这地方。

    他本来想买,但大桥守信说这房子的房东是沪都土著,人家不卖,只愿意往外租。

    云松寻思一下自己在沪都也指不定能住多久,便选择租了下来。

    箐口房子不愁租,所以租期往往比较长,起码一年起步。

    大桥守信这日系舔狗很想把大笨象给添舒服了,他说他在房东跟前有几分面子,他们可以一个月一个月的租,每月房租是三十块大洋。

    这价格够贵的了,不过云松又琢磨了一下,沪都现在一斤猪肉是贰角捌分钱,这三十块大洋不过是一百多斤猪肉。

    花一百多斤猪肉在魔都这种地方可以整租一套房子,云松觉得自己已经占便宜了。

    他掏钱出来交给大桥守信,剩下的他们不用管,大桥守信负责给办妥。

    看着大桥守信去忙前忙后,云松对阿二撇嘴道:“你这个熟人可真热情。”

    阿二尴尬的苦笑道:“他以前还不是这样,就是见钱眼开,也不知道如今怎么变成了这么一个人。”

    不过大桥守信办事效率没得说,当天晚上给他们买好了被褥和生活用品。

    他还说道:“天国神大人不知道要在这里住多久,那就别买厨具了,万一住的时间短多浪费?我给你们几张菜单子,你们每天想吃什么说一声,我找附近的饭店给你们送。”

    交代好一切后他准备走,云松叫下他问道:“等等,大桥桑,我们还有一件事需要你的帮助。”

    “你们说。”

    “这箐口有个叫霞飞弄堂的地方?”

    “对。”

    “能不能给我们指示一下,我们明天要去那地方拜访个老朋友。”

    “去霞飞弄堂拜访老朋友?”大桥守信一下子呆住了,“你们在逗我吧?”

    云松问道:“何出此言?”

    大桥守信往周围看看,然后凑上来压低声音说道:“天国神大人和诸位朋友,你们有所不知……”

    他有口臭,隔着太近弄的云松睁不开眼睛:“大桥桑你用不着凑我们跟前说话,这里没有外人,你放心的说便是。”

    大桥守信直直的看着他说道:“这里没有外人,但会不会有外鬼呢?”

    “诸位有所不知,霞飞弄堂本来住了一群不知道哪里来的人,男人女人都有,他们很有钱好像也很有本事,不知道为什么非得住进箐口,住进来以后也不把行头换成东瀛人的那一套,在本地跟东瀛人冲突可不少。”

    “然后就在一年之前,那霞飞弄堂出事了!”

    “里面的人全死了,全都是投井而死!”

    田芳搂紧余平安失声叫道:“绝不可能!”

    余平安以为大桥守信欺负了母亲,便抽出木太刀冲他大吼道:“八嘎!死啦你吗的!”

    大桥守信讪笑着后退一步避开挥来的太刀,说道:“小太君您息怒,真的,这不是我胡说。”

    “这事很诡异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