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一副好心肠(1/4)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页

    都这么个情况了,就不必再犹豫。

    云松冲女鬼呲牙咧嘴一笑,腾身向前一记黑虎袭胸!

    女鬼身影一幻为二,哀嚎一声惊恐的窜向轿子。

    那八个纸人带着僵硬而死板的笑容一起转身,顶着风拔脚拼命的跑。

    云松一爪子掏碎了一个女鬼身影,他抬脚跺地逆风飞起,如鹰击长空!

    “大威天龙!大罗法咒!”

    “妖孽,你哪里走!”

    云松挥舞桃木拐杖借助飞僵扑击之势冲向纸轿子。

    神功运转。

    真气喷涌!

    短暂的一次交手他感觉这女鬼本事并不是很大,他自信以人身也能与她过两招,所以他便没有继续使用飞僵之身,幻为普通人身份就将桃木拐杖砸在了纸轿子上!

    红轿子被砸塌,八个纸人扔下轿子争先恐后的往外飞奔。

    里面女鬼被扔下了,它尖叫着往外钻,结果从轿门一冒头就被云松砸了个头破阴气流!

    女鬼又从轿子窗口往外钻,云松把桃木拐杖当高尔夫球棒,把女鬼的头当高尔夫球——

    “走你!”

    “再走你!”

    就跟打地鼠一样,他打的女鬼缩在轿子里不敢再往外冒头。

    见此云松意气风发。

    原来这女鬼修为不过如此!

    刚才女鬼突然在他身后发声还吓到他了,现在想来应当是他沉迷诵经,一时没注意让它混到了身边。

    女鬼不光修为差,胆子也小。

    它被堵在纸轿子里不敢出来了,在里面发出了嘤嘤嘤的哭声。

    云松一拄桃木拐杖发出吼声:“福生无上天尊!小小妖魔竟敢祸害良民,你哭,你使劲哭,你哭的越厉害贫道揍你越来劲!”

    女鬼嚎啕叫道:“道长好不讲道理!呜呜、呜呜,小女子哪里曾经祸害良民?小女子只是来报仇!”

    “道长助纣为虐!你今日即使能收付我又如何?举头三尺有神明,你迟早会受到天罚!”

    云松一听这话就知道女鬼祸乱百越寨的事情有隐情。

    但他不确定女鬼有没有在忽悠他。

    鬼迷心窍。

    鬼是很擅长迷惑人心思的。

    特别是女鬼,她们经常迷惑年轻英俊的男人去取精。

    他便提起戒心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来报什么仇?”

    女鬼叫道:“你要杀就杀,何必在这里假装好心?”

    云松怒道:“福生无上天尊,贫道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你这小鬼休要与贫道耍心眼,信不信贫道真的一拐杖将你连同这顶纸轿子给砸成馅饼!”

    跟老子玩激将法?

    不好使!

    女鬼老实了,它呜呜的哭号道:“道长是正义人士,请为小女子主持公道!”

    “小女子本是鄂地一寻常农家女,大约五年之前贼兵杀入我们家乡,杀我们男丁、抓我们女人家去贩卖进山区给人做媳妇。”

    “小女子命苦被卖进了这百越寨,呜呜,小女子命好苦,竟然被寨子里的鼓师长子买去做妻妾。”

    “小女子是本分人,被卖到此地后便认命了,老老实实给鼓师之子生儿育女。”

    “小女子给他们一家添了两个男丁呀,平日里在外头忙农田、回家便干家务,还要伺候公婆与丈夫生活,还要养育三个子女。”

    “但小女子没有怨言,是让小女子命苦呢?”

    “谁料到,小女子的苦命还没有到头!就在两年前,有外地的货郎进这寨子里收货卖货——请道长悉知,百越寨虽然在深山江河深处,可平日里是有货郎来做买卖的。”

    “每到这时候,小女子会把织的布、母鸡下的蛋以及晒的鱼干虾仁卖给货郎换一些油盐酱醋。”

    “多数货郎欺负我们山里人性子淳朴,拼命给我们压价,老少皆欺!”

    “可是两年前来的那货郎却是公道人,他给的是公道价格。”

    “于是小女子便将平日里的土布鸡蛋等都给收拾起来,只有等他来的时候才卖给他。”

    “小女子这么做,本是图他价格公道能多换个三瓜两枣帮衬家里。”

    “奈何人心险恶、众口铄金,村里人竟然因此而搬弄是非,说小女子将家里的东西都低价卖给他,以此来勾搭他,想要跟着他逃出这寨子!”

    “可恨小女子未遇良人,小女子的丈夫竟然听信谗言,仗着父亲是鼓师而连通村里人杀害小女子!”

    “你知道他们怎么做的吗?他们说小女子不要脸,然后将小女子的脸上的皮给活剥了下来,又把肉一块块的剐下来,用火烤了喂给村里的狗吃!”

    云松听到这里有点傻眼了。

    百越寨的百姓竟然这么凶残?

    女鬼从纸轿子中爬出来,脸上的头发疯狂扭动,就像爬满了漆黑的丝虫。

    它问云松道:“道长,你是否要看看小女子的脸!”

    云松琢磨着自己以后还要吃宵夜呢,就摆手说道:“不看了不看了。”

    女鬼没有坚持,它又指向火塘说道:“当日小女子就是在这里受的刑!当日就是用这里的火烤的小女子脸上的肉!”

    “最终小女子是活生生被剐成骷髅头,流血而死!”

    “所以道长你说,小女子变成鬼之后,如何不能去与他们报仇?小女子若是不报仇,你说这天地之间还有公道可言吗?”

    “有吗?!”

    云松伸手挠了挠鼻子,问道:“你说的这可是事实?”

    女鬼举起手喊道:“若有一句虚假,小女子愿意天打雷劈,永世不得超生!”

    “道长你是有大本事的人,你可以去村里调查,一定能查出真相!”

    云松沉默不语。

    如果女鬼说的是真的,那他还真不必去救百越寨的人。

    这样一来百越寨里但凡是懂事的人都有罪!

    众口铄金,积毁销骨。

    村里明事理的人都是施害者。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没有参与雪崩的!

    即使这些人没有背后谗言,那当女鬼生前被害的时候他们不去阻拦、不去仗义执言而是选择冷眼旁观,仅从这点他们也活该遭到报应。

    他们都是不同程度的加害者。

    可是云松不能单凭女鬼一篇小作文就相信它的话。

    而且女鬼也不能这么无限制的害人,没有加害她的那些人顶多是缺乏正义感,受个惊吓就差不多了,那也不能因此就被害死吧?

    他把席信说过的话说出来,问女鬼道:“他是在欺瞒贫道吗?”

    女鬼说道:“他确实有一部分话是欺瞒您的,比如他说从纸棺材里放出了小女子,这就是假的。”

    “不过这山里确实出现了一个大妖魔,或许就是纸棺材中放出的,小女子便是这位妖魔上仙给点化的。”

    “本来小女子被害后一口怨气不能消散,便没有被阴差带到地府中去,而是飘荡在寨子外面,前些日子被妖魔上仙给点化,然后才来寨子里报仇的。”

    云松问道:“你怎么能证明自己的话是真的?”

    女鬼咬牙切齿的说道:“小女子愿意与全村人对峙!道长修为高深,小女子自然是逃不掉的,请您将村里人都叫来,特别是鼓师一家,看看他们敢不敢与小女子来对峙!”

    云松喊了一声。

    胡金子和大笨象扒拉着窗口冒出头来:“哥哎,要开炮轰你们屋子里吗?”

    云松说道:“你直接说想要轰死我算球!”

    胡金子讪笑道:“这哪能呢,那您有什么吩咐?”

    云松说道:“去把全寨子的人叫到鼓楼来,就说道爷我已经把那女鬼给斩杀了!”

    胡金子点点头开始嚷嚷。

    女鬼钻进纸轿子里躲了起来。

    得知女鬼被斩杀,村里有胆大的人开始试探的来鼓楼张望。

    他们看到了拄拐而立、安然无恙的云松,便纷纷兴奋大叫:“道长还活着,女鬼被灭掉了!”

    “道长太厉害了,竟然将那么厉害的女鬼给灭了。”

    “道长辛苦了,唉,道长也是耗费了大力气呀,你看腿都被干折了,现在只能拄着拐了。”

    云松听到这话将桃木拐杖给扛了起来。

    算了,以后还是车一把桃木剑吧,这拐杖容易被人误会。

    村里人一传十、十传百,然后纷纷兴高采烈的来到鼓楼。

    等到席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