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寒江孤影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页

    能看得出来。

    金青山不太想放田芳母子离开。

    但他没有去跟云松顶牛,而是思索了一下说道:“让四少爷改名,登报改名!”

    云松点头。

    田芳也点头。

    她是个聪明的女人。

    固然心狠手辣。

    但更识时务。

    否则当年她被鹿敬天利用过之就会被铲除,而不是成为二姨太留到现在。

    这件事算是落下帷幕了。

    最终金青山笑到最后。

    云松觉得这结果还不错。

    甚至就像鹿濯濯说的那样,对于黔地百姓来说,没有比这更好的结果了。

    鹿屠刀死了!

    金青山的名声比鹿敬天可要好多了,他手下的第一师纪律是最好的,在百姓中口碑也是最好的。

    云松准备离开。

    鹿濯濯轻轻推了鹿饮溪一把。

    鹿饮溪要说话。

    以余光看到后,云松抢先说道:“二小姐、少将哦,不对,应该叫女帅、新帅,百年锦瑟,恭贺新婚,贫道先在这里祝你们白首同心、永不分离,祝你们幸福、快乐,不止今天、不止今年。”

    “多谢。”金青山彬彬有礼的敬了个军礼。

    云松又说道:“但贫道也在这里煞风景的提一个小小的请求,天下百姓苦啊,希望你们执掌黔地军政大权后,能够对百姓好点。”

    “新帅,您是山里走出来的人,希望您能体恤下民,让他们好歹吃的上饭、穿得上衣!”

    金青山说道:“道长你放心,大鹿儿的为人你清楚,她会是个爱护百姓、百姓爱戴的好女帅。”

    “而且我也明白一个道理,不管是军是政、是兵是官,这都是老百姓供养起来的,老百姓没有好日子,那我们的日子也得动荡。”

    “所以我一定会尽全力给百姓一个安稳日子,这个请道长督查便可。另外,我将少将佩剑赠予道长,日后凡是在本帅辖内,但有贪官污吏、恶霸奸商,你可以代我们夫妇随意惩戒!”

    他摘下腰上的佩剑递给云松。

    郑重其事。

    起码面子上做的很好。

    云松抱剑而离开。

    他急着回公孙无锋家里。

    公孙无锋特意提到将房子送给自己,里面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现在筑城内外都很乱。

    鹿家父子之间勾心斗角、余进宝在后面算计,然后金青山还要坐收渔翁之利。

    不止如此,第二师还派人混进城想在婚礼上捣乱。

    就这样,整个筑城乱成一锅粥!

    对此云松大感心累。

    他不管了。

    坐车回到公孙无锋家中后准备歇一歇就离开筑城。

    推开门,令狐猹一下子扑上来抱住他的腿。

    很委屈。

    怎么又不管我了?

    阿宝更委屈,它也想飞扑上来。

    云松赶紧抬脚停球。

    阿宝长得很快,它不再是那个瘦削的毛杆子,变成了个贼胖的肉墩子。

    而它跑的又快,这样云松怎么敢让它跟令狐猹一样玩冲跳?

    他怕自己被冲破丹田。

    结果他踩住阿宝后,阿宝抬头嗅了嗅陡然生气,它跑起来指着云松就‘啊呜啊呜’。

    这是闻见好肉好菜的味儿了!

    后面的余平安看到了它们两个,顿时兴奋的大叫:

    “啊,大狗!”

    “啊,胖猪!”

    云松对大笨象两人说道:“你们把阿宝它们仨小的带走,我跟二姨太有点事要商量一下。”

    胡金子点头说道:“好,大象你把它们仨小的带走,我和道长跟……”

    “滚你的蛋!”云松作势要踢。

    胡金子委屈的说道:“道长,我这不是为你好吗?你看二姨太刚成了寡妇,然后你大晚上就要跟人家共处一室,这瓜田李下的,不好!容易让人戳脊梁杆子!”

    云松看看天上的太阳,露出疑惑的表情。

    这是犯病了?

    胡金子解释道:“大白天的也不好,白日宣淫……”

    “你就等着挨揍吗?”云松问道。

    胡金子拎起令狐猹又在阿宝后腿之间摸了一把,然后阿宝勃然大怒,冲着他就追了上去。

    云松带田芳到书房坐下,问道:“你是从哪里来的?”

    田芳莫名其妙的说道:“从大帅府……”

    “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云松不耐的打断她的话,“你是从哪个朝代来的?”

    田芳娇躯一颤。

    表情惊骇!

    她显然没有想过会被人揭露出自己的来路。

    云松说道:“你给你儿子取名为扶苏,怕是别有深意吧?难道你是从秦朝来的?秦始皇嬴政、秦公子扶苏,这两人你都知道,对吧?”

    田芳更惊骇:“你、你也是?”

    云松愕然道:“你真是从秦朝来的?”

    田芳沉默了下来。

    云松冷笑道:“不说是吧?没关系,我有办法可以把你送回去,希望你在你原来的朝代能过的好吧。”

    田芳在这个世界已经生活十几年,她却从未有过寻找回家方式的表现,所以云松做出一个大胆的猜测。

    她与自己不一样,她可能不想回去。

    而且即使想回去也是以前的她,现在她在这个世界有钱有地位也有了儿子,她应该不会想要回到原来的世界。

    云松赌了一把。

    他又赌赢了!

    田芳一听这话花容失色、连连摆手:“不要,请道长不要把我送回去,我不能回去,我不能回暴秦!”

    云松心里咯噔一下。

    还真让自己猜对了。

    暴秦!

    大秦!

    他不再说话,而是等着让田芳自己说。

    田芳迟疑的看了看他,最终妥协了:“我并非是暴秦之人,我乃是大齐田和王之后,我大齐被暴秦所灭,我与我的姐妹全被掳掠到了阿房宫。”

    “后来暴秦始皇帝想要求长生,让徐福先生带我们出海寻仙岛,然后我们便来到了这个世界。”

    “徐福先生神通广大,他本就是暴秦极厉害的方士,来到这里有他的才能更是有所施展,这样我们便留了下来。”

    听了她的话,云松心里巨震。

    徐福东渡!

    历史上徐福带童男童女寻长生不老药而失踪,之后围绕这点有许多传奇故事发生。

    但故事终究是故事,历史上没有足够强力的考古证据来证明他的下落,他和船队的下落成了未解之谜。

    现在,云松揭开了这个谜题。

    他不动声色的问道:“徐福先生呢?”

    田芳叹气道:“我不知道,他倒是想回暴秦去给始皇帝复命,但他还没有找到回去的法子,或者说回去的路。”

    云松问道:“你怎么知道?”

    田芳说道:“这条薨龙脉便是徐福先生发现的,徐福先生说要回去得通过一条龙脉,他一直在找龙脉。”

    “他在余进宝协助下,进山中找到了这条薨龙脉,然后发现这条薨龙脉无用,于是便让我看守这条龙脉,如果他找到了回去的路,会回来找我的、带我一起走的。”

    说到这里田芳忧愁的叹了口气:“好几年过去了,徐福先生再没有回来,我也辜负了他的嘱托,未能看守住这条龙脉,让鹿敬天给强行夺了去,不知道以后见面,我怎么向他交代。”

    云松问道:“徐福先生一直在找回去的法子吗?他为什么这么坚定?”

    难道徐福也是个恋家的人?

    或者他也有必须要毁灭的东西?比如他有日记留在秦朝了?

    田芳说道:“他必须得回去,否则以始皇帝的暴虐,见他长久不归一定会杀他九族、不,会杀他十族,他的鬼谷师门也会被斩杀掉的!”

    云松问道:“那徐福先生现在在哪里?”

    田芳摇头道:“我不知道,我们已经好些年没有联系了,他曾经将大本营设在沪都,在沪都留下了一些人。”

    “不过这些人里有我的姐妹,以前每年我都与她们进行书信联系,但最近两年各地战事纷起便断了联系,不知道……”

    “唉!”

    云松想了想。

    这样自己要去沪都了。

    相比不知所谓的朱允炆,显然徐福这伙人信息更明朗。

    而且徐福此人是方士,手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