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巷中有二鬼(周末又要到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页

    ,道长,时代变了

    云松这一拐杖不是打金青山。

    而是打了金青山身后的鬼军官。

    这次的闹鬼事件算是金家内讧,他则算是个吃瓜群众。

    所以云松也想好了,他只要将鬼军官给赶走即可,然后他自己也离开。

    金青山要怎么解决这大名为金青风小名叫小超的鬼军官,那是人家自己的事。

    鬼军官这属于有仇报仇。

    并没有去过多的牵扯外人。

    所以他不愿意管。

    这样他挥舞桃木拐杖速度虽然快,却不是真心想要灭掉鬼军官,只是想让它在自己面前老实点

    云松子真人在这里,它还敢出来乱跳,这是不给他面子了。

    结果这鬼军官修为竟然很差,他一拐杖砸上去,直接被砸成了一团阴气!

    这把云松给整懵了。

    对手这么差的吗?

    没有打过这么简单的仗啊!

    我就是想吓吓它而已,结果吓没了?

    金青山感觉心头的冰冷感突然消失,他惊骇的看向云松问道:“你将小超的鬼魂给灭掉了?”

    云松尴尬的说道:“一时失手。”

    金青山说道:“原来道长修为这么厉害!”

    云松收拾起桃木拐杖离开。

    他真没想到这次要对付的鬼会这么简单!

    按理说这鬼军官的修为怕不是个孤魂,甚至算不上野鬼。

    这样问题就来了

    一个孤魂怎么能闯进军人繁多的少将住所?!

    再说金青山身上阳气弱不错,可他刚才看过了,金青山身上的阳气不是寻常人的黄色,而是血红色。

    这是阳气混合煞气所成!

    那么一个孤魂怎么能缠住身怀杀气的老兵?

    啊呜灌入他脑海中的信息流飞快流淌,一段段信息出现,他没法从中寻找线索,便先离开了。

    金大超也离开了。

    他冒着雨行走在街头,身影落魄。

    云松撑着伞从后面给他挡雨。

    他茫然的回头。

    两人的眼睛对上了。

    云松赶紧单手行礼:“福生无上天尊,秋雨连绵、秋风刺骨,你小心风寒……”

    话没说完他赶紧闭嘴。

    这种环境这种话,太gay了!

    金大超苦笑道:“没事,我身子骨结实,道长你没有留下给那位少将大人驱鬼吗?”

    云松叹息道:“福生无上天尊。”

    这话的意思是:我已经把它给强行超度了。

    但他不能说。

    那是金大超的亲弟弟,而金大超这会腰上挂着枪,他怕真相暴露自己也被超度。

    金大超却误会了他的意思,以为他出于正义和公道没有留下帮助金青山,便郑重的抱拳说道:

    “我明白了,道长是义薄云天的高人!这个人情我金某心领了,以后若有所需,但凭驱驰!”

    他大步离去,飒沓如流星。

    你明白什么了?

    云松在后面有些懵:“福生无上天尊。”

    造孽呀。

    他冒雨往回走,这时候、这种天气可没有黄包车了。

    云松一边走一边懊恼。

    他不该贸然离开金青山的别墅,在那里住一晚上就好了,明天还有烧炭汽车坐,哪像现在他得顶风冒雨的往回走。

    风很大,他从一道巷子口上经过的时候风尤其大!

    风到这里叫做穿堂风,吹的他一个劲往巷子里趔趄,还好他吃过神力丹,力量大,顶住大风回到路上。

    又是一个巷子口,黑暗中忽然有东西挪了挪。

    他的脖子上忽然有一阵暖流。

    而阿宝在他背上、令狐猹被他当皮帽子戴在了头上!

    云松膈应坏了。

    他急忙将令狐猹摘下来让它待在腰上的布袋里,说道:“以后我没给你撒尿为号的命令,你不准乱尿!”

    嘴里嘟囔着他拎起桃木拐杖进巷子口。

    巷子口处是一户人家用来放杂物的草棚,有人缩在草棚里避雨。

    云松觉得这不是个人。

    因为令狐猹发现它后当场尿了。

    但他靠近草棚后并没有阴气,于是他狐疑的问草棚里那人道:“你是谁?”

    一个颤巍巍的声音响起:“对不住呀,小伙子,老头子吓到你了吗?”

    云松问道:“大爷,这天都这么晚了又下着雨,你怎么不回家?你在这里做什么?”

    草棚里的老人叹气道:“哪有家?能找个避雨的地方就不错了。”

    但这草棚算不上是什么避雨的地方。

    它没有门,寒风夹着雨一下子就进去了。

    云松心里可怜老人,将雨伞收起递给他说道:“老先生,你用这个堵住门,这样雨就进不去了。”

    他又掏出一枚银元递给老人:“明天天亮了去喝一碗热汤换一身干衣裳,你这年纪一旦染病……”

    剩下的话他不说了。

    不吉利。

    老人伸出枯瘦的手臂接过雨伞和银元,他说道:“小伙子你心好,那我给你提个醒,你要是准备往西走的话那就别走了,西边那个巷子有点邪,听人说里面有鬼。”

    云松往后看,愕然道:“我刚才西边走过来,那巷子口就是风大,倒是没看到有鬼。”

    老人问道:“那巷子口风多大?”

    云松说道:“吹的我走路趔趄,差点吹进那巷子里。”

    老人轻声一笑,慢慢的说道:“你确定是风差点把你吹进巷子里而不是有东西在把你往巷子里拖?”

    云松琢磨了一下。

    风雨交加,打着伞跟没有伞区别不大,其实他早就被雨给淋透了。

    这一路上他一直感觉浑身冷飕飕,所以刚才被穿堂风吹的时候虽然冷,却没有多想。

    现在听了老人的话之后他往后走。

    万一巷子里真有鬼呢?

    那可不就错过了么?

    谨慎起见他变成僵尸进巷子。

    如今他身上的毛已经全消掉了,浑身长出龙鳞,他觉得自己现在不是无忌毛僵,应该叫无忌龙僵!

    巷子里黑漆漆。

    地面泥泞,到处是水坑。

    雨水敲打发出啪啪声,水流从两旁屋子里阴沟里流出发出哗啦哗啦声。

    穿堂风依旧。

    这次他没有反抗,直接被吹进巷子深处。

    巷子里漆黑。

    没有一点光。

    他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水坑里,每一步落下都有水声响起。

    巷子里有树。

    是一棵棵柳树。

    他从巷子头上走到巷子尾,并没有什么诡异场景出现,也没有鬼出现。

    这样他失望的叹了口气变回人身往回走,他从柳树下走过,有柳树条被风吹的猛扫了一下他的后脑勺。

    这样他便下意识伸手想拨开柳树条。

    手碰到的一只冰冷的脚!

    云松抬头。

    好家伙。

    一具尸首挂在柳树上,是它的脚在踢云松的脑袋。

    云松大为激动。

    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他伸手掏出太上北极定鬼神符要贴上去!

    符纸质地差劲。

    大雨落上顿时就黏糊了,这样他贴到鬼的脚上什么用都没有,反而成了他连续摸了人家脚两下。

    一个冷冰冰硬邦邦的声音从他头顶响起:“后生,原来你喜欢脚呀……”

    寒意从他后背袭来。

    有东西从后面贴上他要上他的身躯!

    而他背上背着阿宝呢。

    阿宝在睡觉。

    顶着风雨一样能睡。

    但有鬼突然往它身上蹭这样它可就睡不成了。

    它睡眼惺忪回头看,在此之前它已经回身就是一击崩拳凿上去了

    对于它这种脑回路堪比哈士奇的猛兽来说,肌肉反应比头脑反应快是很正常的事。

    这鬼正努力往云松身上爬,然后一股大力传来被崩的倒飞出去。

    云松一手抄起百年桃木拐杖往头顶抡。

    他遇到了两个鬼!

    另一手则抓起阿宝扒拉在他肩头的爪子跟扔链子锤似的往后面那鬼身上扔去。

    走你吧!

    柳树上的吊死鬼发出一声凄厉刺耳的嚎叫。

    云松运行真气将阳气往外喷,一手抓住吊死鬼往下拽一手提着拐杖奋力的砸。

    令狐猹趁机发力上去啃这吊死鬼的脚。

    今晚我也要当英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