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7章 三个江盼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页

    曲朗给王锡明打电话的时候,没想到,王锡明迫不及待地问:“是不是有什么新情况了?”

    当曲朗说申宏江死了,他大吃一惊,急问怎么死的,曲朗说现在看是自杀,王锡明说完全不可能,他说他跟踪了申宏江时间也不算短了,这个人是内向,但不至于自杀,还说自己太大意了,这么一个小案子,让自己变得这么复杂,当初只看到了钱……

    曲朗赶紧把话转移了说:“我本不想打扰你,你要跟妻子好好解释一下,如果……”

    “没有如果,她是特别支持我的,我恨不得马上把这个案子破了,你说吧,我愿意做。”

    曲朗让他去继续调查冯冶,有可能的话也把那两个人一并调查一下,细致是关键,时间更关键,一定要快。

    王锡明高兴地答应了,比任何时候都痛快。

    曲朗事不宜迟,马不停蹄地去了王芳的饭店。

    王芳的饭店春节并没关门,而且还有订桌,她正在前台招呼客人,现在的人不多,她看到曲朗先是一愣,接着就要往里屋走,曲朗把她叫住说:“你干什么?看见我还走,不知道我找你有事吗?”

    “你能有什么事,原先的事我都告诉你了,我什么都不知道,问也白问。”她的态度还是和以前一样强硬。

    曲朗要接她出来,她说什么也不肯,曲朗觉得拉拉扯扯也不好,就把她往里屋推,她第一次看到曲朗的脸色不好看,这个一直温和的男人,今天有些不一样。

    屋子里果然没有人,曲朗压低声音说:“申宏江死了。”

    王芳根本没明白,说:“谁?谁死了?他死了跟我有什么关系,大过年的,你不要找不痛快,再纠缠我,我就报警了。”

    曲朗说:“申宏江,就是你拿钱调查离婚的人,他死了,死在大年初一!”

    王芳终于明白了,她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不住声地说:“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他为什么要死呢?是谁杀的他?”

    曲朗给她倒了一杯水,态度变得温和起来,说:“这一切都是需要调查的,你不跟我说,他死了,你能跑得了吗?这一切都是因为调查他而引起的,我知道这事肯定跟你没关系,但你是其中的一环,你这环必须要解开,才能找到下一环。”

    “跟我没关系,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到现在也不认识他们是谁,我只是……我只是赚了点小钱。”王芳真的吓傻了,端起滚热的茶杯,直接砸地下,溅了曲朗一鞋的水。

    曲朗坐到她的对面,轻声说:“你不要害怕,这事跟你无关,你就不需负什么责任,但你有义务将自己知道的事全部说出来,到底是谁让你调查的?怎么会拿一百万呢?”

    王芳林然地看着前方,曲朗顺着她的眼睛,发现她什么也没看,眼睛空洞得吓人。

    “是一个陌生人吗?”曲朗有点不相信,但看她的样子,虽然是为了保护对方,但她不知情这个是一定的。

    “对,是个陌生人。”她终于开口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