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问题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页

    谋明第一百二十章问题“我没有更多的想法了。”闵元直抿着嘴,想了半天后才道:“如果有,便是咱们的骑兵如果规模不大,大人可以考虑将骑兵全装备重甲,战马也是,能做到甲坚兵利,最少咱们面对强敌或是数倍之敌都不会太吃亏。”

    没有好的骑战之法的前提下,闵元直的见解倒还算正确。

    虽然战马并不高大,承重能力有限,但考虑到骑士体重和铠甲重甲也不沉重,加上近年来肯定是本土做战,不需要长途跋涉,按闵元直的说法,将轻骑兵转为重骑兵,在战术战法不出色,骑兵的骑术和战力也相对较弱的前提下,把装备先提上去,这倒也算是个短期内提升骑兵战法的好办法。

    “这个办法可行,”闵元忠对这个心直口快一心用在骑兵身上的族弟此时是颇为欣赏,他点一点头,赞道:“元直思虑甚深,骑兵之法的讨论很好。”

    闵元直的被夸赞,也使其余各人受到了鼓励,杨志晋便接着道:“骑兵是突击力量,但咱们光靠骑兵可是不成。此役暴露的问题,各总衔接不熟,调度时展开收拢都慢,这个狠狠再操练就行。对弓手防御不足倒是个大麻烦,前牌刀盾能挡一些,前排的将士也有绵甲铁盔,但二排三排的旗军便被弓矢所伤不少。这还只是一群土匪,要是流寇或乱兵,弓手最少多十倍出来,技艺和经验也比土匪强出多倍,我的看法是装配骑兵铠甲之前,最少要将前牌的刀盾将挨牌改燕尾牌,刀牌手在阵前游走,掩护阵列,其实持挨牌盾与敌交战的机会并不多,就算有敌掩杀而至,持牌而退,两侧枪兵也能相助。实在无法,可以弃长牌与敌肉搏,刀牌手都是优先装备铁甲,技艺也是高人一等的好汉子,些许风险总是要承担。另外就是制一些无敌神牌或是虎头木牌,阵前若有敌弓手掩射,或是骑兵冲杀过来,用大牌挡箭或挡敌骑冲击最好。持牌摆牌,甚至安营扎寨都可用的上!此外便是枪手铠甲也要赶紧制,头排铁甲,二排三排绵甲,这样咱们和流寇乱兵打起来,才不至突然吃大亏。”

    闵元启也是将门世家,所谓挨牌,燕尾牌,无敌神牌,虎头牌是什么,俱是一说就知道。

    到此时他才猛然醒悟过来,甚至狠狠拍了拍自己的大腿,说道:“他娘的,若是早知道,这一次断然不会死了二十来个旗军兄弟!”

    看到杨志晋脸色有些难看,闵元启摆手道:“这些事我身为主将应该事前想到,事后补缺是杨百总的功劳,不是过错,就算有错失,也是我的错失,和杨百总无关!”

    杨志晋和闵元启其实有些小疙瘩在,就是第一次过水关时,杨志晋和高存诚等人不看好闵元启的决断,不仅不上前帮手,还抱团退后,这要在战场上就是将主将给卖了,事后闵元启并没有责怪众人,自己威不能服众,又没有恩结于下,凭甚叫人家上来就卖命?

    闵元启自己能想通,杨志晋等人内心却是一直有些不安,此时听到闵元启的话,杨志晋陡然变幻的脸色才逐渐安定下来,当下杨志晋起身抱拳,说道:“并非属下有建言在战前不说,其实是战后收拢打扫战场时,属下麾下的旗队长郭尚义所言,郭尚义也是在战后才有这些思虑,未在战前提出,请大人恕罪。”

    “无罪有功。”闵元启沉声道:“开战后会议,大伙身上血迹我都不叫先去洗,所为何来,无非就是想叫众人集思广益,造牌之事,正好能弥补我军铠甲暂且不足的短处,此议甚好,本月郭旗队长的薪饷翻倍赐给,杨兄弟,你和元直建言有功,也是一样。”

    这一下众人都是感觉到了闵元启的容人之理,且当真有听取建言的意愿,公事房中的气氛越发热烈起来。

    闵乾德和王三益,李国鼎三人也是全部退向屋中一角。

    三个年过半百的老人都是脸上带着笑意或略微的尴尬,实在是因为他们的人生经验和所有的经历,都不足以支撑他们在这样的会议上发言了。

    不懂装懂,强行发言,只会使小辈暗中讥笑,眼前的这三人还不至如此。

    三人脸上也是有明显的唏嘘感慨之色,在此之前他们一伙人聚会,谈的无非就是收成,各户旗军的家长里短,淮安府城卫署里的一些人事变动的八卦,当然也有其余各所的人事变动,甚至婚丧嫁娶等闲杂之事。

    正经事无非就是种地,押漕,都是做熟了的,最多交流一些北上商人的信息,以备在押漕时联络,看看能不能多带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