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神挡杀神,鬼挡杀鬼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页

    冰天雪岸,海鸥起舞。

    当第一缕晨光洒在海冰之上,浩瀚的冰海仿佛一幅梦幻的油画,让人沉醉。

    海冰与霞光冰火相拥,游人与海鸥同声欢笑,让人相信,世间所有寒冰的背后总会有希望。

    陈世法、周凤和今天就要离开云海回秦湾,临行,两人提出要到云海山一游。

    “相不看不发,姜不磨不辣,”走在熙熙攘攘的街头,海风劲吹,大家却逛得有滋有味,一位穿着棉猴的老头突然就出现在面前,他一伸,拦住了陈世法,“这位老同志,看个相吧,要是不灵,我不收钱。”

    陈世法微笑不语,干瘦的脸上不动声色,“对不起,我们不信这个。”

    “哎,我说出来,如果不对,你们掀了我的摊子。”老头却不退缩,他打量着陈世法,“阁下印堂饱满,爵禄丰厚,是白手起家的相格,你青年时运程很差,有牢狱之灾……”

    哦,周凤和这个讲原则的人正想拔腿就走,闻言也忍不住停下了脚步,狐疑地打量着老头和一脸惊讶的陈世法。

    大家面面相觑,都是满脸惊讶,在厂里谁不知道陈世法也进去过,但那是时代与历史的误会。

    “但是,你四十岁以后一帆风顺,四十五岁独掌一方大印,五十岁独震一方,前途不可限量,仕途一帆风顺……”

    仕途?

    陈世法早绝了走仕途的念头,他起初也很惊讶,可是此时就笑了,“我还真没有这个想法。”

    把嵘啤厂搞好,在死后留下点什么,也不枉人世走一遭,这就是他的心愿。

    “命运不以你的意志为转移,”老头扶扶自己的绒线帽子,“人不能跟命争,当然,大善大恶之人,数亦拘他不住……”

    陈世法看看周凤和,干瘦的脸上却越发严肃起来,“我们不信这个,看这么冷的天儿,你也不容易,”他的手刚要伸进裤兜,钟小勇马上笑着递过一块钱来,让陈世法对这个机灵的小伙子不由多看一眼,“海边风大,回家吧,天冷别感冒了。”

    “谢谢。”老头却是不卑不亢,看着秦东,手又是一伸,秦东马上道,“我不信这个,您免开尊口。”

    “相由心生,宋代陈抟老祖的心相篇这位同志可以读一下,”老头依旧在打量着秦东,“你双目有神,贵不可言,你将来的前途一定无可限量,我拿我的名誉跟你担保,你二十岁之前独挡一面,二十五岁之前名震全国,我保证,你的前途比刚才那位同志还要远大得多……”

    唔?

    众人都说不出话来了,老头的话似乎也说中了秦东的命运。

    秦东十七岁就当上了工段长,从洗瓶工一路走来,二十岁就当上了厂长,现在离二十五岁还有三年。

    “你的名誉,你拿名誉担保?”小舅子杜小树就不厚道地笑了,那意思,你一个算命的,有什么名誉?

    “你少年遭逢变故,亲人早逝,”老头却不计较杜小树的态度,“遇北则保平安,不知对不对?”

    唔?

    杜小树没话说了,钟家洼的一帮坏小子个个脸上就写满了感叹号。

    东哥可不是来自草原吗,草原不是就在北方吗?

    杜小树疑惑地掏出钱来,手里一把一块,两块,五块,他想了想递了一张五块的过去。

    老头赶紧感谢,“这位年轻的同志,我再加一句,你是人中龙凤,云海限制不住你,山海省也限制不住你,你将来必成一方霸主,执商业之牛耳……”

    哦。

    走在前面的陈世法和周凤和都转过身来,陈世法无言地打量着秦东。

    “你这么会算,那你算一下,到春节前,他能是个什么样子?”武庚递了一支烟给老头,也不嫌老头脏兮兮的衣裳,弯腰挡风靠近老头给他把烟点上。

    “年底,必有相争,”老头的目光在秦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