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南竺魔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页

    一枝相思煨红豆正文卷第二百六十四章南竺魔浮玉谷后山,有一处玉矿,所产玉石天下闻名,是以虽然门派衰败,但单这玉石生意,也够他们再挥霍几百年。

    传闻在浮玉谷,便是扫扫地,都能捡到几块价值不菲的玉石,门中弟子个个富得流油,早已无心修炼,难得出了江氏姐妹那般勤恳向学的弟子,却都不是安分的主,真是叫谷主丁苓头疼不已。

    年年招新,招进来的也不过是些贪财享乐之徒,即便初来时带着满腔豪情壮志,过不多久,也都被满地玉石腐蚀得连渣滓都不剩。

    浮玉谷能在跻身四大门派之列,各任谷主,自是花了不少钱财打点的。

    往年和魔界有来往时,好歹说出去也算是有点正业,如今看着,尽是一摊铜臭。

    只怕过不了几年,浮玉谷,真的要沦为商贾之流。

    夜风拂来,浮玉谷的烛火在白玉灯罩的掩映下,愈发显得苍白。

    陆七又问了几个关于江玉婵的问题,季悦无一例外都答不上来,不过有一点倒是引起了陆七的注意。

    季悦说江玉婵时常梦呓。

    她刚到浮玉谷时,经常半夜被江玉婵吓个半死,直到半年前,她才稍微习惯了那瘆人的夜半梦语。

    不知是不是平日里过于压抑,江玉婵在梦里,也不踏实。

    季悦睡眠浅,江玉婵一有动静,她便会被惊醒,久久不能再眠。

    以前,江玉婵的梦呓,无非就是一些充满戾气的言语,想来是白日受了委屈,夜半的梦里,都发泄了出来。

    譬如“你这个卑鄙小人”、“我要杀了你”、“你给我去死”……之类的话,季悦至少听了百来遍,初时她吓得整夜不得安睡,以为江玉婵要杀了她。

    后来她壮着胆子,哆哆嗦嗦摸到江玉婵床边,才发现她只是被困在梦魇中。

    想来那时,江玉婵就已入了心魔。

    近些日子,江玉婵的梦呓声,不仅没了往日的凶狠,反而多了一些柔情缱绻,倒像是在轻声呢喃。

    季悦好奇她做了什么美梦,便竖着耳朵细细听着,听得江玉婵反复嚼咽着“楠竹”还是“南猪”这两个字。

    季悦觉得她说的是“南猪”,因为她咽口水的声音十分响亮,江玉婵总不可能是想吃竹子了。

    但猪肉,江玉婵也是吃得起的啊,浮玉谷从不克扣弟子们的伙食,餐餐大鱼大肉填喂着,便是季悦这个不受待见的小弟子,入门这些日子来也长了几两膘。

    难不成关键在于那个“南”字,这“南猪”的肉,比山珍海味还要鲜美?

    不过,“南猪”是个什么猪?

    这番话,季悦受审时也曾说过,只是那些满身肥膘的弟子,认为她这是在含沙射影地辱骂他们是猪,气不打一处来,将季悦打了个半死。

    陆七却是听懂了江玉婵这梦呓所念的两个字,既不是“南猪”,也不是“楠竹”,而是“南竺”,魔界的败类,泱泱山的二流子,南竺魔。

    南竺魔,打着景黎魔君的远房表弟这个名头,四处祸害纯情少女,用合欢之术,夺取他人灵元,归为己用,是个不折不扣的无耻之徒。

    十年前,南竺魔对魔界十四公主含笑用毒,害她差点丢了性命,为躲景昭魔君的追杀,他这些年,倒是安分了不少,至少陆七,再没听到关于他祸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下一页

温馨提示 :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 键上一页,→ 键下一页,方便您的快速阅读!